<kbd id='ZOpjamY'></kbd><address id='ZOpjamY'><style id='ZOpjamY'></style></address><button id='ZOpjamY'></button>

              <kbd id='ZOpjamY'></kbd><address id='ZOpjamY'><style id='ZOpjamY'></style></address><button id='ZOpjamY'></button>

                  首页

                  日寇美化侵略罪行:给死尸穿中国军装制造假现场

                  发表时间:2018-08-15 12:09 来源:湖南大学经济数据研究中心

                  亲历日军承认爆炸行为

                  竖牌建馆炫耀侵略罪行

                  为了欺骗世人,掩盖侵略罪行,也为了能够“自圆其说”,日寇还制造了假现场——他们将三具穿着中国士兵服装的尸体,伪装成制造爆炸的“凶犯”,并将此作为被击毙的爆炸铁路“凶犯”向外界展示。

                  一块单薄的木牌显然不能做足“宣传”文章。1938年,在当年的爆破地点附近,日寇又用钢筋混凝土建造了一座所谓的“纪念碑”,并为该碑加上了宽大稳固的梯形基座。日寇不仅在基座正面刻了“爆破地点”四个字,还在碑后数米之外立了四个牌子,分别写上“爆”、“破”、“地”、“点”四个大字,同时,原有的条形标志木牌也一并保留。从远处望去,整个碑就像是扎入底座里的一枚炸弹,因此也被人们形象地称作“水泥炸弹”或“炸弹碑”。为炫耀侵略罪行,1938年,日寇还同时建成了所谓的“北大营战绩纪念馆”。

                  “柳条湖事件”是日本全面侵华的开始,也是后来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开始,对于日本军国主义来说,这是一个标志性的起点。因此,“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人一直都在努力“宣传”这一事件,用来鼓动本国的战争狂热分子,发动“大东亚圣战”。这种“宣传”是一步步升级的。“九·一八”事变不久,为了纪念“柳条湖事件”,日本侵略者在爆炸地点立了一块长条形木质标志牌,上书“昭和六年九月十八日支那兵线路爆破地点”。

                  id="mp-editor">

                  众所周知,“九·一八”当夜,日本侵略者的进攻是从一声爆炸开始的,这声爆炸就是“柳条湖事件”,是“九·一八”事变的导火索,也是日寇集结侵华的军事信号。事后,为了掩盖自己的侵略罪行,日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美化战争,他们导演的一幕幕丑行最终成为他们血腥侵略不可抵赖的罪证。

                  但日寇制造的假现场漏洞重重。曾于1931年9月19日到沈阳调查过事变的美国记者巴鲁在战后出席远东国际法庭作证时表示,“中国士兵的尸体放在离路轨约五十码到一百码(约45.72米到91.44米)的地方,用铁板围起来。他们的头部冲着爆破地点的方向。同行中的一个伙伴,调查了一具尸体,他见到的是一个没有血迹,被放置了相当长时间的尸体。”如果是当场击毙,尸体放了一天,怎么可能没有血迹?很显然,尸体是在爆炸之后才被放上去的。

                  死人穿军装制造假现场

                  替换高清大图

                  关于“柳条湖事件”,多年之后,参与策划“柳条湖事件”的日军头目花谷正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了实话:“9月18日夜里,一弯明月落进高粱地里,天色顿时昏暗下来。疏星点点,长空欲坠。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中尉,以巡视铁路为名,率领部下数名,向柳条沟方向走去。一边从侧面观察北大营兵营,一边选了个距北大营约八百米的地点。在那里,河本亲自把骑兵用的小型炸药装置在铁轨旁,并亲自点火。时间是十点钟刚过。轰然一声爆炸,炸断的铁轨和枕木向四处飞散。 ”

                  1931年9月18日晚10时,日本关东军铁道“守备队”自行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今哈大铁路404公里440米处),并反诬中国士兵所为,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柳条湖事件”。为了策划爆炸,日寇动用了很多心思,他们调来了掌握专业爆破的工兵,爆破点和炸药量经过了严格计算,既造成爆炸声巨大的假象,又不影响“南满”铁路的正常运行。爆炸发生不久,即有一辆火车通过事发地,结果火车只是稍稍晃动了一下,并没有脱轨。

                  伪造的“历史”不会长久。抗战胜利后,作为屈辱历史的见证,“水泥炸弹”被中国军民推倒,很长一段时间躺在地上无人关心。1991年9月18日,在“柳条湖事件”发生整整60年之际,沈阳市在当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地柳条湖铁路原址东侧近处,修建了纪念性的建筑——-残历碑,并在碑体内和地下展厅建成了“九·一八”事变纪念馆。“水泥炸弹”在一个居民区被发现后,被送到了纪念馆。如今,它静静躺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大院的角落里,作为一个展品,无言地昭示着日本侵略者那段欲盖弥彰的侵略历史。

                  相关阅读